印尼议会选举的一点小总结

事件概述:

在这次议会选举之前,虽然PDI-P候选人Jokowi的呼声相当高,很多人甚至认为因为他的参选,PDI-P肯定可以提前锁定胜局,但最后却仅拿到19%的选票,没有达到当初35%的预期,也没有达到20%直接提名总统候选人的最低要求。PDI-P必须在之后的总统竞选当中跟其他政党组成联盟。此次选举中没有任何一个政党的选票超过20%,该结果反映出各政治派系间竞争激烈,PDI-P实际支持率一般,之后的总统竞选也必将充满各种不确定因素。

credit: TOM PEPINSKY

中心思想来自TOM PEPINSKY的Tweeter: Goodbye agency, hello structure

个人效应 (human agency) 与政治结构 (structure)之争,个人的小螳螂腿很有可能挡不住结构的大车轮。

解释:

所谓个人,就是PDI-P推出政治明星Jokowi参选,企图以其反腐、实干、清明的形象为卖点,以改善当前印尼的政治面貌为口号,博得民众支持。形式可参考几年前的奥巴马(Change We Need)

所谓结构,就是虽然经历了16年的民主化改革,但某种程度上说,当前的印尼政治生态依旧是苏哈托新秩序时期(Orde Baru)政治格局的延续——基于寡头政治的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具体说,苏哈托时期的政治格局是一种所谓"苏丹式寡头政治" (sultanistic oligarchy),体现为强人政治下的低水平的制度化和寡头间相对非暴力的竞争关系。通过政治献金等方式,较少数量的商业寡头们受到了政治强人的特殊照顾,不仅确保了自己的财产安全,也由此获得了诸多直接或间接的商业利益。长期以来,寡头和军队在印尼政治结构中均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前者受后者保护,后者通过前者得利(实际运作当然比这个复杂,在此仅讨论基本规律)。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苏哈托威权政府在1998年的动乱中倒台,印尼进入了改革时期(reformasi)。民主化进程向前推进的表象之下是强人政治崩溃后的派系之争,寡头政治和裙带关系并没有产生根本的改变。现任总统苏西洛在苏哈托时代是一个将军,军界背景不言自明,是2004年总统直选以来的第一任总统,任期两届至今。

在几个月后的总统大选中,Jokowi的主要对手Prabowo和Wiranto曾是新秩序时期的军队高级将领,Aburizal Bakrie参政前是印尼最显赫财团之一Bakrie Group的掌门。以上三人全都是苏哈托威权统治之下绝对的既得利益者,再跟苏西洛进行对比,不难看出军队背景、商界经历,以及最重要地,新秩序时期既得利益者关系网均是问鼎并坐稳印尼权力宝座的重要因素。苏西洛之前(非直选)的瓦希德和梅加瓦蒂都曾以改革者身份出现,但任期不长,都没有很好地照顾到新秩序时期的既得利益者(再之前的哈比比是苏哈托副手,直接作为副总统接任,在此不讨论)。

通过政党联盟的方式,苏西洛在议会中所掌握的席位超过七成。虽然政党联盟意味着更多的联盟内妥协(换句话说,寡头间达成共识),但无疑为其执政扫清了不少障碍。与之相对,梅加瓦蒂领导的PDI-P是议会中为数不多的反对党,常以改革者自居。长期跟寡头们唱反调的结果就是不受寡头待见,在议会中比较被动,长期以来乏善可陈的表现也使其支持率一般(此次议会选举的低得票率就是最好的体现,如果不是Jokowi参选,可能PDI-P的得票率还会更低)。梅加瓦蒂选择让Jokowi参选,无疑是希望借助Jokowi的个人声望在议会选举中助推PDI-P;而Jokowi作为改革者与PDI-P这个反对党合作,似乎只能算是一个无奈但却还算理性的选择。毕竟,作为一个缺乏资源和平台的政界新星,要让Jokowi像Prabowo那样在短时间内组建起自己的政党实在是太难了。

结果:

此次议会选举的结果反映出印尼各股政治力量之间竞争激烈,力量悬殊并不大。Jokowi对PDI-P的得票率产生了一定积极的影响,但可以看出该党的实际支持率很一般。所有政党都必须以通过跟其他政党组成竞选联盟的方式提名最终的总统候选人。鉴于Jokowi目前的声望,有可能最终还是能够顺利当选,但当选后的施政之路势必布满荆棘(如果Jokowi失败更能印证前文所述的中心思想):

1. 令人失望的议会选举结果会让PDI-P内部产生分歧,Jokowi作为总统候选人对该党议会选举所产生的积极作用相当有限,长期看来更有可能将该党置于寡头政治中的不利位置,Jokowi和党主席梅加瓦蒂间同盟关系有可能因此破裂。

2. 跟其他候选人不同,Jokowi军界和商界背景较弱。作为政界新生力量,Jokowi也许在短期内对选民有较大的吸引力,但其单薄的经历很有可能成为长期执政的劣势——无力改变印尼根深蒂固的政治结构,最终自毁声望;

3. 分裂且缺乏有效多数的议会将成为Jokowi推行改革的巨大障碍,党派间利益之争不仅将拖累改革进程,还会迫使Jokowi作出诸多政治妥协;

4. 改革难以推进极有可能使得Jokowi改变执政理念,迫使自己成为现有寡头政治的积极参与者。

最终结果预测:

Jokowi泯然众人,结构不变,印尼还是那个印尼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8 by Kankan Xie. 

  • Facebook
  • Black LinkedIn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