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书评·Book Review]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和他所经历的东南亚研究

September 22, 2018

1/3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浪静风恬明古鲁

July 5, 2010

 photo credit: Tripadvisor

 

原载于《环球时报》2010年7月5日,并由China Daily,中国经济网等媒体转载

 

翠竹掩映,层叠的竹竿不仅仅只是装饰,更组成了建筑的外墙、房顶;17米高的瀑布飞倾,奔腾的水柱从建筑的中心泻下,犹如珠帘散落,绚美非凡......自然元素与现代建筑的完美结合,将此次上海世博会印度尼西亚馆“生态化城市,多样化城市”的主题体现得淋漓尽致。而要说我印象中印尼最生态 化、多样化的城市,可能就非明古鲁莫属了。


相比起爪哇这个印尼的花花世界,苏门答腊岛无疑充满了原始与荒蛮。位于苏门答腊西南部的明古鲁更是个很少有外国人选择的旅游目的地,它甚至在 印尼人眼里也是苏岛上最与世隔绝的地方。然而翻开东南亚历史,明古鲁却是个异常响亮的名字。西方殖民者统治此地长达数百年,发展以黑胡椒为主的香 料贸易,攫取高额的利润。为了划分在东南亚的势力范围,英国与荷兰在1824年达成协议,用明古鲁交换另一个海上贸易重镇马六甲。东南亚殖民格局就此 确立,影响了随后整个区域的历史。 

 

来到明古鲁,首先便会在它废弃的码头感受到一种难以名状的落差。这种落差来自于旅者对殖民时代繁荣的海上香料之路的遐想,更来自如今它作为一 个无人问津的小渔港的现实。岸上兴建于17世纪的马尔伯勒古堡标志着这座城市曾经扎眼的辉煌,而它斑驳的墙壁则更多投射出如今沦落的无奈。古堡门前 茵茵的绿地上坐着的是聊着家长里短的妇女,跑着的是追逐打闹的孩子,放养着的是悠闲觅食的家畜。伴随此情此景出现的是锈蚀的大炮,模糊的石碑,蔓 生的植物,以及略带咸腥的空气,让人产生出空间错乱的复杂感觉。在这里,殖民的沧桑变得不再厚重,历史融化在跳跃的浪花里,拍打出明古鲁独特的自 然韵律。

 

和这座城市一起被世人遗忘的似乎还有明古鲁的长滩,而在长滩上漫步却绝对是一种无可比拟的奢侈体验。碧蓝的海水给绵延数公里的纯净沙滩铺上了 一层通透的浅蓝色薄膜,放眼望去,水天一色,空无一人。滩涂很宽很平,以至于往里走了数十米发现海水居然只能刚刚淹没脚踝。回头一看,海浪早已远 远地冲到了自己身后,在耗尽最后一丝奔腾的气力之前把整个沙滩变得满地都是星星点点的光辉。湛蓝的天空清晰地倒映在清澈的海水幕布上,置身其中既是踏浪而行,也似云中漫步,感觉之妙令人词穷。

 

附近的简易咖啡屋里坐满了歇憩的老渔民,懒散地闲聊着。朴实的笑声里也许还是亘古不变的天气与收成,也许是那个他们并不熟悉,却也无关紧要的 外部世界。在明古鲁的海港很少看见年轻的面孔,年轻人似乎不甘永远留在这座低调的城市,到别处去寻求发展了。只需付很低的价钱,渔者便会欣然同意 载游客前往附近海域的老鼠岛。老老的渔者,小小的渔船,在浩瀚的印度洋上破浪前行,不经意间目的地已近在眼前。马达发出的隆隆声有一些刺耳,却丝毫打不破明古鲁波澜不惊的海面。这里真正的嘈杂喧闹属于遥远的过往,历史的余波其实早已散尽,只剩如今泡沫四散。没有感慨,没有怀恋,岁月的沧桑 只在渔者黝黑的额前留下了几条浅浅的痕迹———生活固然艰辛,却也怡然自得;尘世纷乱浮华,诱惑再大也不敌真实中的平平淡淡。很庆幸地,我在明古鲁与他们分享到了这份永恒宁静里的短暂一瞬。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