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土著保护制度之困局


photo credit: http://malaysiansmustknowthetruth.blogspot.com

刚刚上任的马来西亚新总理纳吉21日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表示,马来西亚将逐步废除现行保护马来人制度的计划。早前,纳吉政府已宣布停止执行 在该国服务业二十七个领域中 “必须由土著拥有百分之三十股权”的限制性政策,并承诺在未来突破土著扶持政策的限制,向更多的外国投资者发放银行经营执照。一些分析人士指出,这是马来西亚推进其本国经济自由化与公平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许多人就此认为马来西亚推行了38年之久的 “新经济政策”(1991年后称为“国家发展政策”)已开始松动,服务业与金融领域的率先开放是马来西亚取消土著经济特权为突破口,一场对马来西亚影响深远的社会变革即将发生。

马来西亚这一连串的风起云涌引起了各国媒体的关注,BBC 于近期发布的一条关于“马拟废除土著保护制度”的报道被争相转载,一时间此事似乎成为了 焦点中的焦点。但是,与媒体的大肆炒作形成不同的是,马来西亚普通民众对此事件反应冷淡。无论是要被“停权”的马来人,还是相对来说会从中得益的华 人、印度人,均以十分冷静的态度对待政策业已发生的变化及未来可能的走向。来自森美兰州的马来族棕榈种植园经营者艾哈迈德在接受采访时说:“政策 变了还是会以前那样过日子,即使‘固打制’ (指百分之三十股权限额)不取消,我也没钱去投资那些公司,生活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与此看法类似,大多数 从事普通工作的马来民众多认为服务业领域取消土著百分之三十股权的定额及今后的一些相关政策并不会从根本上损害他们的利益,因为控制经济命脉的马 来上层精英才是真正从“固打制”中受益的人。对于当前取消马来特权的前期行动,华印民众方面也没有就此感到“大快人心”,表示还要继续关注事件的发展 情况,对此反应相当谨慎。来自霹雳州的蔡先生认为,这一切只是新政府上台后的政治作秀,并不相信马政府会真正终止其推行了几十年的扶持马来人政 策:“废除马来人保护制度,可能吗?他们(政府)关心的只是自己的选票吧!”

早在2008年10月,时任副总理的纳吉就表示,他已准备好在上任后逐步终止马来人特权,并彻底结束1971年实行至今的“新经济政策”。外人向来认为纳 吉继承了“马哈蒂尔主义”的衣钵,是“马来人至上”政策坚定且强硬的拥护者。当初在马来西亚推行“新经济政策”的不是别人,也正是纳吉的父亲,马第二任 首相敦•阿卜杜•拉扎克。可以说,早前大马民众并不看好纳吉上台后会真正将取消马来特权落到实处。

而如今,“停权”却有了一些进展,虽在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马拟逐步废除土著保护制度, 是新一届政府在当前国内政治生态中为了促进种族和谐所作出的让步。去年3月8日,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在马来西亚大选中遭受重创,自1957年国家独立以 来首次在国会下议院中失去了三分之二多数,并丢失五州政权。“308大选”后,“国民阵线”支持率继续恶化,首相阿卜杜拉迫于压力下台。纳吉在此时刻临 危受命,马来西亚的种族政策已不得不改:华裔与印度裔民众早已对政府推行的种族保护制度怨声载道,批评声连连。据最近的一次民意测验显示,已有七成华裔民众和九成印度裔民众转而成为了反对党的支持者。纳吉曾就此表态:“政府再不改变,人民就会改变政府”。

马来西亚是世界上少数的对国内多数人实行优惠政策的国家。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第153条规定:马来西亚国家元首为马来子民,土著(包括占人口六成以 上的马来人和其他原住民)拥有“特殊地位”,即“马来人至上”。这一条规定被称作马来西亚的社会契约,马来西亚华人和印度裔马来西亚人被认为是“承蒙 马来人的恩惠”,通过承认宪法153条规定的马来人特殊地位而获得的公民权。

在马来西亚,马来人在各方面总是比其他非土著民族拥有更多的优惠。政府、军队与警察等公务机关有很大一部分职位只向马来人提供。教育方面,这 种不平等体现得就更为明显。国家把小学预算的96.5%分配给了马来国民小学,剩下不到4%的份额还要在华印两族间进行分配。捉襟见肘财务状况使得这些 学校难以为继,有的甚至被迫关闭。华人和印度人若想进入公立大学就读,就意味着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就读于马来亚大学的华人学生何伟南说:“即使 考上了公立大学,也几乎不可能拿到政府奖学金,这对华人来说实在太难了。”据统计,近40年来,总共只有5%的政府奖学金发放了非土族......此类歧视性 政策的推行使得马来西亚各民族间的不平等的现象长期存在,不断激化着民族矛盾,民族间的隔阂愈加明显。

尤其是前文所述的马来西亚“新经济政策”,它以消除贫困、平衡经济发展为口号,旨在改变马来人和其他种族之间的社会和经济鸿沟。这一政策具体规 定了马来人在经济方面的特权:在马来西亚注册的上市企业必须保留百分之三十马来人持有的股份,一些的行业的特许经营权只向马来人开放。石油、电力 等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国营公司完全由马来人把持,非土族在这些领域被一步步边缘化。然而,从新经济政策的推行中获利的多为社会上层的马来精英阶 级,一般的马来民众却依旧贫困。它不仅没有改变马来人在经济上总体的弱势地位,反倒滋生了腐败、社会效率地下等新问题。自由撰稿人珈玛向笔者描述 了一个早已见怪不怪的社会现象:一位有权势的马来精英往往可以同时拥有几十张相同性质的商业执照,用以出租。而普通马来人纵然有良好的商业记录和土著身份,却未必申请得到一个普通批发市场的营业摊位。

基于这样的现状,纳吉政府上台后便着手采取一些措施以消除社会弊病,缓和民族矛盾。但是,无论是服务领域的股权开放,还是总理关于最终废除马来特权的表态,在短期内都还没有对马来西亚社会造成十分重大的影响。终止马来人特权势必是一个长期且复杂的过程,在目前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欲下定论恐怕还为时尚早。

Featured Posts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8 by Kankan Xie. 

  • Facebook
  • Black LinkedIn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