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reload

December 15, 2015

前段时间中国全面开放二胎的新闻充斥了国内外媒体,大家在各类社交平台上的讨论也异常热烈。因为在印尼做田野调查的缘故,我这段时间接触了不少在印尼基层从事计划生育工作的农村干部,也在微观层面了解了不少与之相关的点滴趣事。早就萌生了跟跟风,写一篇关于印尼计划生育短文的想法。

October 20, 2015

最近常和村里人聊起印尼农村的金钱政治,感到涉及选举的部分尤其精彩,渐渐萌生了写一篇小短文的想法。我不是政治学科班出生,也很少接触选举类的文章,我想做的,无非是用大白话梳理一下我所听说的小故事。

October 1, 2015

在苏哈托时代,村和村民组团之间还有子村(lingkungan)一级。但随着1998年后去中心化的推行,一大批原有的城镇化村庄被拆分成了若干较小的kelurahan或desa,lingkungan的概念也悄悄地退出了历史舞台,不过它的取消并未导致行政真空的出现。

September 25, 2015

要对比kelurahan和desa,就不得不先说说印尼的公务员(PNS, Pegawai Negeri Sipil)制度。村是印尼政府最基层的行政单位,村以下便不再安排公务员任职。与中国类似,印尼公务员是铁饭碗,其个人与家庭可以享受各类政府补贴与福利。在发展较为滞后的农村地区,公务员绝对是极其诱人的美好工作。

September 24, 2015

在进行深入研究之前,我发现自己其实对很多常识都缺乏基本的了解。比如,印尼的行政区划和地方政府架构。让人倍感心理平衡的是,几次访谈过后,我发现印尼人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对近年发生的一些变化更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于是我萌生了写一篇科普文的想法。我理解的科普,就是纯技术性的描述,不进行任何学术思辨与创新。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Featured Posts

[书评·Book Review]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和他所经历的东南亚研究

September 22, 2018

1/3
Please reload

© 2018 by Kankan Xie. 

  • Facebook
  • Black LinkedIn Icon